火影忍者视频:火影忍者588(最新!已发布),火影忍者589(7月17号晚上更新) 火影忍者漫画:火影忍者702(最新!已发布),火影忍者703(5月14号晚上更新)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火影杂文 >> 弥留与枝桠之间-------记佐樱

    弥留与枝桠之间-------记佐樱

    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1-8 | 火影忍者论坛 火影忍者漫画

      这份纯净的、恒久的、倔强的喜欢,是不是已经到尽头了呢?

      —当佐助将杀意渲染在樱的眼前,当樱又一次因为喜欢着的他而软弱,我如是问。

      其实一直支撑着我对火影的热爱,不是尔虞我诈的格斗,不是鸣人对佐助清晰明了的兄弟情谊,不是惊心动魄的忍界大战。我更加关注的,却是那个总是被人曲解,就连执着追求的幸福,都要遭受别人嘲讽的,同样思念着佐助的,樱。

      就是佐樱这根无形的线,将我的视线,紧系于火影。

      最近总是阴郁着的忍者世界的天空,是为暗淡的事实而抑闷着的吧?在一片模糊的视线中,我仿佛看到以前那些云淡风轻的美好图景环成一个圆,被现实扯得支离破碎。

      被扯碎的画面,是散乱的记忆。

      记忆中,小樱总是很兴奋地喧嚣着:“佐助好帅。”“我最喜欢佐助君了。”记忆中的小樱总会仰起天真的脸庞调侃一句:“佐助君明天和我约会吧!”而他回头一句:“不要。”她失望的叹息中,我也丝毫不曾感到抑郁;记忆中她一抬头就能看见前方的他:额前的护额上有木叶的标记,亲切熟悉的身影总能让她安心。

      我不否认小樱最初喜欢佐助是因为他帅气的外表,但之后我可以肯定不是,因为我曾看到那个诀别之夜,在她脸上肆无忌惮的划过的泪水,以及之后总是不经意间露出的思念。

      思念,思念。

      樱最后还是一个人去找他了,而这个时候,伫立于她面前的佐助,却全身沾满了血渍。她久久的凝视,蕴藏了太多太多吧?相比之前下定决心要杀佐助时她的眼神,仿佛一下子归于平静,只是一个少女对爱恋着的少年的凝视,没有了锐利的光芒。

      “我一直很后悔没有和佐助君一起离开,我要脱离木叶!”

      “如果佐助那么要求的话,我会!”

      最然这些话看上去是为了获取佐助暂时的信任,但我想,还是有一部分是深埋内心已久的吧?比如说“一直很后悔”,“如果佐助......我......”

      一直很后悔没能让你知道对你的思念有多铭心刻骨,一直很后悔没能早一点清醒,认清你的堕落与迷茫。

      如果佐助可以变回以前的佐助的话,我会一直喜欢你;如果佐助还是无法摆脱仇恨的雾蔼,一直沦陷下去的话—

      我会,一直喜欢你。就算双手埋葬了伤痕累累的你。

      以前的佐助,是傍晚的阳光,带着忧伤的温存是如此美好。与樱之间,一点点蛛丝马迹,哪怕是一句话,一个动作,一个眼神,都能在我心底荡起涟漪,形成一圈圈完美无缺的,名叫幸福的同心圆。

      毕竟还是承认了佐助的改变吧,他毫无表情的让樱杀了香磷以示忠心,他漠视他人的死亡,他再一次伤害了一直活在思念伤痛中的樱甚至想要,夺去她的生命。

      你不是佐助啊,不是不是,或者说,我希望不是。看着他无情的冰冷的一举一动,我真的希冀着是某个人的变身之术亦或者是谁的幻术,才造就了这样一个可悲可笑可怜的,复仇者。

      但细想,这样的佐助的形成,也是情理之中的吧。从小,那一夜浑浊夜空就掩埋了他的一切,阳光、欢乐、友情,他都没有。这个孤独的孩子在黑夜中徘徊,因清醒而绝望。直到进入了第七班,遇到鸣人,小樱,卡卡西。于是他心中的积雪开始渐渐消逝,之后又由于温度的骤降,凝成了冰。人们说佐助和鸣人是两个同样痛苦的少年,是啊,一样的孤独,一样也有令人身上的灰色过去。但我想,佐助似乎更痛苦一点吧?鸣人有的苦痛他都有;而他有的酸楚,鸣人却不一定有。佐助在他和承受和鸣人一样的孤独的同时,更痛苦的接受血泊中眨着寒光的,是哥哥的写轮眼,要痛苦地亲手斩断弥足珍贵的羁绊,要痛苦的在以为仇恨被瓦解之时知道沉埋已久的真相,要痛苦地思索自己何去何从,同时随着曲解、谩骂、嘲讽......他的苦痛,是双重的。而正是因为背负的痛楚太过沉重,他才会把绝望的心情倾注到对恨意的坚决啊。

      林荫道,石板凳,月光,浮云,眼泪。只记得那一句:

      “小樱,谢谢你。”

      佐助,那是否是你屋里的告白?

      佐助,那天深埋于黑暗之中的你的双眼,是否也溢满了不舍?

      也许吧。

      但都过去了。

      就是这样的佐助,这样的樱。

      这样一个陷于泥淖无法自拔的少年,这样一个曾经想陪他一起沉入黑暗,如今想将深深爱恋着的她的心引入光明的少女。

      多么恨岸本,恨他将雏田对鸣人的爱公诸于世的那么直白,却总是让人们觉得樱的爱太过脆弱,恨他将佐助逼进了这样的阴霾,恨他让佐樱这份美好,须臾间崩裂—就像之前说的,当佐助将杀意染在樱的面前。

      曾几何时,那是轻盈的阳光,揉杂着树叶的芬芳,满溢的幸福,倾泄于枝叶之间。

      如今,浮华褪去,它停在原来的位置喘息,被枝干筛选,闪着微弱的,黯淡的光芒,浊云殆尽,是否还会如原光耀眼?

      —那弥留于枝桠之间,澄净的恒久的倔强的阳光,那弥留于心底最柔软的角落的澄净的恒久的倔强的爱。

      —谨以此文,记佐樱。

      或许,祭佐樱